今天突然流行起来的“凡学”,究竟是什么学问?

今天突然流行起来的“凡学”,究竟是什么学问?

今天,“凡尔赛文学”创始人、微博博主肖奶球宣布“”的“死讯”。

在这篇对“”的悼词中,小奶球以戏谑、哀怨的口吻宣称,“是小众、高端,只有最具精英特质的贵族才有资格参与其中”,这是他“作为法国王室玛丽·安东尼唯一纯种后裔”的宝贵遗产。

最后,她补充了一句世纪名言:“尼采说,上帝死了。奶球说:“学习的人都会死。”"

这一系列你可能不太懂的言论(为什么没听说就死了?(归根结底,其实只是一件事——《凡尔赛文学》是热搜。

“凡尔赛文学”至少在今天已经成为一场网络狂欢,背后是微博热搜和一亿阅读量。

1.

关于什么是凡尔赛文学,在“薛范”兴起之初,网友们已经有了一个相对简单明了的解释:

但是,这个词汇诞生一段时间后,迎来了第二次流行——现在它已经不再属于少数,而是成为一些普通人喜爱的集体创作。

如果你今天打开微博,很可能会看到各种博主的一人一句凡尔赛造句大赛系列。人们展示自己的神奇力量,争夺自己的“一切要学”。谁能用最短的文字表现出最离谱的奢侈?

同时,人们总是记录自己对“薛范风格”最直观的反应,这充分体现了“薛范”的根痒——炫耀是自己的事,尴尬是别人的事。

虽然这种风格是由小奶球发扬光大的,但它的精神渊源其实是凡尔赛的漫画《玫瑰》。

这部作品由日本漫画家池田理代子在20世纪70年代创作,以法国大革命前后的皇室贵族生活为背景。银幕上贵族阶层奢侈而自觉的生活极大地启发了小奶球,于是她用“凡尔赛”的风格来普及“她定义的一切”的本质和精髓。

视频中,小奶球为网友们画出了“什么都要学”的三个重点,并举例供大家思考。

简单来说,过去那种非常直白的炫耀模式已经不能满足现在社会的需求了。“什么都学”的本质是让你的炫耀不再听起来像是无知。

“薛范”是创作者的一种高层次的思考,意味着每一篇文案、每一张图片都显得平静而日常,要么是轻描淡写的指责,要么是严肃的评论。

而每一个有价值的东西,要么在其正常状态下融入到拷贝中,要么以一种非常随意的方式,让观看者以“寻找亮点”的方式出现在照片中。

最后,你可以搭配一个看似引人注目的位置,一套之后就可以做出一个合格的“薛范”作品。

“薛范”被广泛使用,不仅是为了炫耀财富,也是为了炫耀一切,包括文化素养和伤害单身狗,如果你擅长操作的话。

当然,要做全套戏,“学无所不包”的忌讳就是炫耀和显示破绽。一旦曝光,就会成为全网的笑柄。

2.

小奶球为“薛范”创办学校后不久,“薛范”的影响逐渐蔓延。在过去的几个月里,“薛范”虽然没有形成今天的势头,但它也在互联网世界里慢慢传播开来。

就连何炯先生也掌握了“学无所不在”的精髓。

这期间,“孟琪琪77”逐渐走进了大家的视线。

拥有30多万粉丝、微博简介中称“作家”的网络名人,在经历了一系列备胎选择、十几年前夺得宫廷冠军后,似乎过着青春言情小说女主角的婚姻生活。

“孟琪琪77”的微博才开通半年,但她的“薛范”作品却相当丰富,涵盖面很广,结合当代典型的“薛范”案例堪称典范。

比如她最近流行的爱情秀——“从别墅区到火锅店15分钟的路程”。

比如各种知名品牌的文案不容易一目了然。

至于地点,肯定是基于SKP,一个众所周知的北京“贵族”购物中心,正走在风口浪尖上。照片可能不多,但地方一定要跟上。

《孟琪琪77》平时一天之内会发很多微博描述和爱人的亲密互动,偶尔也会有几个兴趣引发的心灵鸡汤。看完之后,人们往往会互相羡慕,互相憎恨,觉得这种只有网文女主持人才有的待遇,可能只存在于别人的世界里。唯一让人失望的是《孟琪琪77》并没有公布多少照片,大多以文字描述为主,不足以让人大饱眼福。

不过《孟琪琪77》虽然有些平淡,但她的粉丝还是很支持的。"孟琪琪的超话粉丝数千,阅读量百万。同时作为超级脱口秀主持人,他有自己的粉丝支持俱乐部官方微博。

就在最近,15分钟的微博突然被无聊的网友发现。他们对孟琪琪令人发指的生活印象深刻,更让他们吃惊的是——

这种让自己的脚趾穿过地心扣的文案,一天写好几次,至少有半年了。随着人们对她的调侃,《孟琪琪77》和《薛范》一起被送上热搜——至少,《孟琪琪77》的微博语录现在比她写的书还出名。

3.

其实如果从“学无止境”的精神内核出发,小奶球和孟琪琪可能都算是后来者。

“什么都学”的发展不是一天就能完成的。

在这门学科被定义之前,它受到了许多年轻人的喜爱。例如,郭敬明的《小时代》被认为是“谁研究圣经”。在景M.郭作品的影响下,很多青少年认识了各种难以读懂的奢侈品牌,但一句话就取了很多品牌名,比起当时网络名人炫富可以称得上高级。

2009年之前,湖南卫视不得不翻拍电视剧《小时代》。因为那个年代的电视剧资金没有现在充裕,所以服装道具都得打折。重拍的消息传来,我就迷上了《小时代》的书粉。显然,她在心理上被“米邦威”所笼罩,表现出强烈的不满。

他们指的是电视剧可能遇到的问题,翻“反转一切”来讽刺制作人,表现出对“一切”早期气质的维护。

但随着那一代年轻人的成长和时代的变迁,《小时代》的风格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充满市场,而是被人们反复嘲讽。

但是炫耀自己也不会被淘汰。"“薛范”有着大多数人达不到的最高境界。2017-18年,民间流传出不少大老板的语录,《后悔创造阿里马云》《平凡家庭的马》《一无所有的王健林》《北大依旧去撒贝宁》至今仍广为流传。

大部分人没有这样的技能,但还是很羡慕这种“隐形穿X,最致命”的态度。

所以现在人们都在学习变聪明。从之前的经验来看,如何最大限度的利用有限的资源安装X,关键是不要太露骨。

这种无意识的“什么都要学”的文案,在朋友圈、微博、小红书都很流行...和马老板聊天的大佬在社交平台随处可见,上海外滩的奢侈品店总是人满为患,文案也是轻描淡写,逐渐成为一种格局。

即使只有一点点机会,也有人试图用最平静甚至最迷人的语气写出你瞠目结舌的语句:

现在几乎没有人会炫耀自己的财富,比如“你这辈子赚不了那么多钱”,但是炫耀的方式正在变得丰富多彩。

终于在今年5月,小奶球用一段视频总结了这种文案,凡尔赛文学终于以一种相对统一的形式应运而生——在“孟琪琪77”被人们发现之前的几个月里,网民对“薛范”的研究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。

豆瓣薛范集团致力于普及这种艺术生活方式的知识。

但小奶球可能没想到,今天各种研究的常态化、小众化研究突然火了起来,甚至可以说和当年的“六学”不相上下。最近几个月,引发这一切的似乎只是另一位无意识的薛范博主“孟琪琪77”的实践和记录。

很多人掌握了“孟琪琪”的风格,重新创作。

在“哀悼”了她努力学习的“学无止境”成了大众狂欢之后,小妮秋特意把自己的微博头像改成了黑白滤镜,并以幽默俏皮的态度坚持到了最后。

但《孟琪琪77》显然比《小奶球》快乐很多,除了“什么都要学”和广告。



  • 评论列表 (0)

留言评论